主办:中共甘孜州委政法委员会 甘孜州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:四川法制报社
您当前的位置:365体育官网  >  政法文化  >  随笔感悟
随笔散文《初识马(一)》
www.cnylhj.com 】 【 2017-08-11 14:15:35 】 【来源: 甘孜日报 】

  ■贺先枣
  
  没有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朦胧的知道,马是极有灵性的动物。曾经看过一场不收钱的“坝坝电影”,放映的是《山中防哨》,里面讲了些什么已不记得,唯一没忘的就是电影里有一匹叫做“波里卡”的军马。这匹马聪明得了不得。它不仅能听口令卧倒起立、走步、跑步、它还会开门。它和它的主人被一伙土匪抓住后,土匪想骑上它的背,它就是不让。后来是咬断绳索,开了门,跑去搬来援兵,救了它的主人。
  
  小的时候,许是营养不良,个头老长不起来。打架淘气一类英勇豪壮的事没有做过几件。但骨子里还是有顽皮的因子在,为了求得一种心理上的平蘅,那个时候就觉的如果能骑在马背上,保准威风的不得了。让那些拿着竹棍木棒当刀枪的“大王”们眼红、眼红才好!他们的“马”不过是竹条扫帚而已。
  
  到了拿薪水吃饭的时候,我去了牧场。一看见牧场上的马群,心里就有一种渴望,一种隐隐感到抱负就要实现,理想就要成为现实的冲动和喜悦。牧场上的汉子们都是天生的骑手,他们说:“行!像个男人!从来没有骑过马也不要紧。记住了,只要你‘骑上马背时,把马当敌人对待,跳下马时,把马当父母一样侍候’,就成了,骑马就这么简单”。
  
  到牧场之前,我很少听到过这样精彩的语言,我就像悟禅机那样反复体味这话。我真的同马有缘分,在我独自跨上第一匹马背那刹间,我就成了一名真正的骑手。在一个乡举行的赛马中,我骑着一匹没有让谁看好的马夺得第四名,我把一条哈达、两斤茶叶的奖品递给马的主人时,他竟当着众多的骑马好手宣布:这个小汉人才是真正的第一名。在十多二十年的岁月里。我骑过许多马,至今也还记得许多马的模样,说得出它们的大号或“代号”,我记忆中的牧场气息总是同马汗连在一起。我当然也忘不了,每当信马由缰在雅砻江畔那些宽宽的草坝上时,曾经萌发过制一件“佐罗”式斗蓬的奇想,最好还应学会佐罗的剑术。奇怪的是,不知为什么却没有想到去学习使用关公的“青龙偃月刀”,也没有想到学会使用岳飞的“沥泉枪”。尽管,我对关公的红马、岳飞的白马都神往得不得了。
  
  那时太年轻,幻想的事很多,年青就气盛,跳上马背,每每只想到指挥它、命令它,让每一匹马都服从自己。当然,也没有忘记过牧场上汉子们的忠告,跳下马背,自己不忙吃喝,首先就给马儿弄草料,弄营养。我渐渐淡漠了没有骑过马时就知道的马儿极有灵性这个事实,而有这样一匹马却让我永远记住了:马儿真有灵性。
  
  那是在修筑三岔河至邓柯公路的时候,我在一段工地的指挥部时搞土石方统计,也写一些“红旗飘飘,战鼓声声”之类的简报。写完了就同民工们一起挖土、抬石头,顺便也打听打听这些牧场上来的汉子们谁带的马儿好。
  
  一个细雨霏霏的早上,工地指挥长要我去买一些红纸等东西回来,因为指挥部过几天要开会,要写标语布置会场。我披上雨衣,就跑去找一个名叫童洛的汉子,我早就个机会租一次他的那匹白马了。
  
  他的这匹马,胸宽身短,眼似铜铃炯炯有光,鼻孔大张呼呼有声。只是脾气大,许多人都不愿意骑它。童洛要我在路上小心,不要惊吓了它,不要惹恼了它,否则只能牵着它走路了。
  
  我以为童洛在给我讲神话,虚张声势罢了。接过马缰绳,真的觉得自己身轻如燕,那匹大白马还没有回过神来,我已端坐马背,一提缰绳,双脚一磕,随着马鞭一抖动。那马果然不凡,昂头一迈步,就如一阵风离开了帐篷上了路。身后传来民工们的喝彩和赞扬声,心里越发得意,口里不觉一声吆喝,蹬紧了马镫,真如风而去。
  
  马好路短,不到中午,早已办完公事,洋洋自得拨转马头往回走。猛然一个炸雷,大地轰鸣,雨如瓢泼,天地顿时一派混沌。怕湿了红纸,就用雨衣包好了,自己用两件单衣去抵挡那场大雨。可恶的是风,一味从前头吹来,人是睁不开眼,连马儿也起几步就要调转头来,把屁股去冲着那风和雨。
  
  没有办法走得快,干脆走到一处稍微避风、草也好的地方,蹲在地上专心地看马吃草。这马儿吃草很有看头,它先是大口、大口地啃,啃得很忙,头也不抬。再往后,它就只啃草尖,再过一阵,它就只去找草籽来嚼,这时它已尼不饿了。忽然背上有了暖意,抬头才发现,那被雨水泡涨了的太阳,正无精打采地朝远山的山尖斜靠。四野,没有通常见到的夏天雨后的清爽和明朗,水汽蒸腾,迷迷朦朦,看来,这雨还得下,得赶快走。
  
  想到它已经饱食了一顿,力气是没有问题了,翻身上马便抽了它一鞭,很轻,象征性的。它马上就懂了,一声长嘶,迈开四蹄,直走得沿途水花四溅,惊得一只野獐没命地朝迷茫深处飞一般蹿去。走到期那个地名叫做“拉则卡”的垭口上,指挥部那边的帐篷、炊烟已经遥遥在望,我突然心血来潮,不想顺原路回去,想走一条直线,直接从垭口的灌木丛中踏出一条路来。
  
  没想到大白马就是不愿走过的路,我吆喝再三,它就是不听,心里陡地起了一股怒气,“呼”地就抽了它一鞭,这一鞭是真的。它狂怒地往前一纵,到底走上了我所设计的路上。正想催它走快,它却掉头又往回走。真的很生气了,一把拉转马头,不由分说,又给了它一鞭子,它鼻息如雷,到底在灌木丛中走了起来。

编辑:任娇旸
点此返回365体育官网首页
相关新闻
· 随笔感悟 《离殇》   2017-03-08 17:41:24
· 随笔感悟 《一念天堂》   2017-03-01 16:31:46
· 随笔散文 《待雪》   2017-02-07 09:22:41
· 散文随笔 《那些年,我的司考之路》   2017-01-18 15:52:31
· 随笔感悟 《偷得浮生半日闲》   2016-11-18 16:10:27

甘孜长安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电话:(028)83282325 |
蜀ICP备13011412号-5 365体育官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
地址:四川省甘孜州光明路1号州委政法委 邮编:626000